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针对女性的各种偷拍层出不穷多国将偷拍界定为刑事犯罪

原标题:针对女性的各种偷拍层出不穷 多国将偷拍界定为刑事犯罪

  地铁、公交车、人行天桥……自从手机有了拍照功能、针孔摄像头日益增多,“偷拍”就开始频繁进入大众视野,尤其到了夏季,针对女性的各种偷拍层出不穷,更有甚者,还有不法之徒在酒店等场所安装针孔摄像头偷拍隐私,或贩卖、或敲诈。

  近期,发生在全国的多起偷拍事件中,偷拍者都受到了严肃处理——大多被行政拘留,实施其他犯罪的也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偷拍现象仍屡禁不止,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不少网友都呼吁对偷拍加大处罚力度。那么,关于偷拍有哪些类型的案件?现行法律是否已滞后于科技时代隐私保护的要求?

  案例

  违法偷拍 他们被行政拘留

  7月16日早晨7时许,湖南株洲的小曹坐公交车去上班,她有点犯困,便打起瞌睡,迷糊之际,看见一部手机伸到了自己的短裙下。警方调查发现,偷拍男子24岁,后被治安拘留。

  6月20日,贵州六盘水一名55岁男子在火车站以接听电话的方式,接近女性旅客,伺机偷拍女性裙底,被正在执勤的铁路民警当场抓获。该男子被警方给予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

  6月,深圳一位女士在一家优衣库试衣时,发现藏在试衣间的摄像头。该女士立即报警,经过几天的调查,发现安装摄像头的人是深圳某科技公司的男员工,他为了寻求刺激,在网上购买了微型摄像头。随后,该男子被警方抓获,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6月13日下午,有网友发文称,西安地铁1号线皂河站,一男子拿手机偷拍女乘客裙底。15日,西安市公安局地铁分局通报称,违法行为人宋某(男,30岁,陕西人)已被地铁警方处以行政拘留。

  6月5日,一名男子持续数小时在南京新街口地铁站使用手机对女性乘客进行拍摄,保洁员发现后及时报警。警方很快锁定嫌疑人,并在其手机中发现大量女性照片和视频。最终,该人因涉嫌侵犯他人隐私被行政拘留5日。

  拍摄百部性爱录像贩卖被判11年

  如果说上述治安案件是因为违法行为人为满足窥私欲等,那么,在酒店等场所安装偷拍偷录设备并实施其他犯罪的,性质则更为严重,背后往往形成了黑色产业链。一些偷拍来的视频会被明码标价出售,收购价格在2元到5元不等,一份视频资源可卖给多个下家。

  华商报记者以“偷拍”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到各类案件4555起,涵盖民事、刑事、行政等各种类型,其中刑事案件764起;以“针孔摄像头”为关键词,检索到203起案件;以“偷拍”+“针孔摄像头”为关键词,共找到34个结果,刑事案件14起,其中10起为敲诈勒索犯罪。

  记者注意到,因偷拍后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均涉及到了敲诈勒索、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诈骗等其他多种罪名。

  例如,近几年,一家名字里包含“91”的视频网站存在感极高,这家网站包含着数以万计的淫秽色情视频,活跃着上百万用户,保持着非常高的更新频率。“夯先生”是网站用户之一,因为上传的视频数量多,视频清晰度高,而被其他用户奉为“大神”。这位“大神”在2015年至2018年初,两年左右时间,与近100名女性发生性关系,拍摄性爱录像,并在这家网站非法传播和贩卖。其与两名“合伙人”售卖了淫秽视频100余部,卖了上万人次,获利100多万。2018年1月,“夯先生”王某雷在上海被抓获。最终,王某雷、杨某文、刘某因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年、3年。

  2017年7月底,吴某入住浙江龙泉A酒店。金某、姜某通过在该酒店预装的针孔摄像头获得吴某的隐私视频,并将偷拍的隐私视频截图后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给吴某,并以曝光偷拍的内容相要挟,索要5万元;同年8月1日,杨某及其朋友入住B酒店。金某、姜某通过预装的偷拍设备获得杨某的隐私视频,次日,将偷拍的隐私视频截图后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给杨某,索要5万元;同年8月5日,入住B酒店被偷拍的陈某同样被索要5万元。

  这三起案件,因被偷拍者均未理会而没有得逞。几天后,B酒店另一位住客被金某、钟某索要3万元,后被迫支付5000元。

  后经当地两级法院审理,金某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4年,姜某获刑2年6个月,钟某被判10个月,缓刑1年,同时各并处罚金。

  链接

  多国将偷拍界定为刑事犯罪

  记者查询发现,对于偷拍,不同国家的法律处罚轻重有着很大的差别。